重庆永川水产网 重庆市永川区丰祥渔业有限公司 欢迎您的光临!

重庆永川水产网 重庆永川丰祥渔业

     服线15123335478(步)

永川水花鱼淘宝网店
市场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!
关于我们
重庆市永川区丰祥渔业有限公司欢迎您的光临
工商注册号:500383008363506
统一信用代码:91500118MA5U3NT82D
经营范围:水产品、鱼苗养殖销售;渔具、饲料销售;渔业科技开发、水产养殖技术推广咨询服务。

网址:www.yc638.com
联系我们
联系人:刘女士
手机:15123335478(微信同步、请先微信联系)
邮箱:ycsh6318@163.com
QQ:2653999313
淘宝:yc638
地址:重庆市永川区卫星湖街道寒婆沟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发表时间:2022/1/10 23:27:35  来源:天地舆图的历史地理  浏览次数:404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重庆市永川区朱沱镇,地处长江北岸的浅丘湾畔,距永川城区约50公里,重庆主城区(市政府所在地)约115公里。镇域西接四川省泸州市泸县、合江县境,南临长江与本市江津区石蟆镇相望,东/北方向经由松溉、何埂、仙龙可通达永川城内及江津区朱杨溪等地。朱沱镇总面积127.27平方千米,人口88611人(七普前)。据唐代李吉甫《元和郡县志》、民国龚煦春《四川郡县志》、现代蒲孝荣《四川政区沿革与治地今释》、任乃强/任建新《四川州县建置沿革图说》以及重庆、江津、永川等众多本土地方文献、专著载称:唐初武德三年(公元620年)析分江津县地置“万寿县”,治朱沱汉东村,属渝州;武德五年(公元622年)改称“万春县”,北宋乾德五年(公元967年)废入江津县。在今朱沱老街西端的汉东村台地上仍留存着“万寿(春)县”墙基遗址,由考古部门多次调查发掘,并梳理出了清晰的城垣轮廓。“万寿(春)县”遗址概况将另开新篇记述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长江北岸,浅丘湾畔的朱沱镇,泥壤堆覆着江滩。所谓“沱”,川渝一带在地名运用上泛指回水河湾,即“河道水势通过离心作用冲刷侵蚀岸畔的基岩、土壤,并在断面内产生横向环流,长久沉积而形成圆弧(凹)状”,川渝方言又称“打漩漩”。“沱湾”内水面宽阔,流速缓慢,河床较深,并受旁侧凸态地貌蔽隔,适宜船只泊居停靠,并为构建良港提供了天然优势。以此延续出人居活动与城镇聚落,朱沱场集就产生于这样的地理环境下。


随着清代中叶“湖广、江右、闽粤”等区域的下江人迁徙涌入川盆,朱沱也有了大量移民群体。他们依托长江畔的这处回水沱湾泊聚建场,尤以朱姓占主导(镇上先后建有5处朱氏宗祠),故将这里称之“朱家沱”,后简化为“朱沱场”。因码头结合商贸的水陆集散功能渐趋繁荣,清末曾一度设立“五福镇”,民国改乡;1953年从朱沱乡析分置镇,1958年并入公社。1974年又恢复朱沱镇,1985年朱沱乡并入朱沱镇。朱沱旧属江津县,东隔永川松溉、南临长江跟江津县域主体分离(是块‘飞地’),造成了行政管理上的诸多不便。这幅民国十三年(1924年)的《江津县全境图》中,朱沱时属江津县第五区所辖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民国十三年(1924年)版《江津县志》(聂述文 编撰)中,对长江水道刚流入江津境内的一段描述(仅摘读大意):“大江自合江县入其境……折向东北过朱家沱(北岸五区),又经永川县松溉东流过周杨(朱杨)溪……”。此段语境即说明了朱沱镇位于长江北岸,又是江津飞地的现状信息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某张1977年版的“江津地区“地图标注中(此图貌似由四川省测绘局编制),朱沱在当时江津县域内的“飞地”形态,从整体范围来看,所处位置确实很“掉角”了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七十年代,“朱沱飞地”特写。1953年朱沱设镇后,由民国时期的江津县第五区改为新政权的江津县第六区(并为该区公所驻治,后改‘朱沱区’)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既然这块飞地对行政管理造成不便,那么就有必要做出相应调整。1979年3月20日,原江津县辖朱沱区(含四社一镇)全部划归永川县,由此解决了“朱沱飞地”问题。江津与永川均划江而治,并抹除“掉角”区域,完善双方版图。也使永川获得了松溉之后的又一处江畔口岸,更为永川依托长江河道打造港桥新城奠定了基础渊源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摘自《四川省行政区划沿革 1949—1985》 四川省民政厅 编印


不过在1981年版《四川省地图集》的县域分幅中,朱沱一带仍在江津境内,还与永川标注了政区界线。当时朱沱由津入永已经两年,却不知为何这版地图没有更新?如果是错版的话,就具有一定意义了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1990年版《重庆市地图集》中,朱沱一带已是永川地界所辖。而与周边松溉、何埂、仙龙不同的是,朱沱乡早在5年前就并入了朱沱镇,此图在对地名要素的标注中,“朱沱”下边未用括号标注“乡”之通名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位于朱沱老街(解放路)上的原朱沱区公所与朱沱乡驻地(1995年之前)。因朱沱是个大集镇,人口较多,颇具规模。首先设镇时间早(清末初置,1953年析置,1974年复置),后又驻治区公所(沿袭第六区),成为江津/永川县域内的一座中心小城镇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1995年元旦,朱沱镇政府(时属四川省永川市,重庆市代管)由解放路老街西迁约300米搬到了光明路。在原镇政府门口凿砌的牌子上,还落款留下了那年迁移入驻的具体时间。2019年朱沱镇政府再从光明路西迁约1公里到汉东村(长江路),并与万寿(春)县遗址正对相望。那是一片属于朱沱镇开发建设的拓展新区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从光明路东端正式进入朱沱镇留存的旧貌老街区。前方是上码头所在地—福龙桥,此处往右拐则是安全路,可通往新码头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安全路巷口,看到一座民国风格的院落式建筑,经与当地人咨询,同时还查阅了朱沱部分历史信息,得知这处院落叫做“赖家大院”,也是朱沱老街“四院、三楼、两门、一寺”建/构群落的组成部分。朱沱濒临长江,坐拥码头,市井繁荣,从事相关物贸经营、转口交易的商人群体非常多。当商人们的财富到达一定积淀后,便开始筑修居所院馆,以彰显自己在这里的资本地位。除了安置家室外,还兼备着业务交流等活动功能。这户赖家主人常年经商,或许在外边见过世面,意识开拓,对自家房屋的建造特点采用了中西合璧形态,且与那个年代的“西洋潮流”跟风交集。五十年代初,赖家大院被新政权收回,原址先是作为盐酒茶国营专卖点,再是朱沱镇供销社办公地。体制改革后,逐渐废弃,曾有居民入住,现在已成危房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当地对赖家大院实行锁闭管理,不接受参观游览。大院旁边有一栋高层居民楼房,可攀登至楼梯口的平台上居高眺望。图中右侧角落建筑,就是赖家大院的主体房屋:“小青瓦屋面,悬山式屋顶,穿斗式梁架结构。两层小楼,呈凹字型布局”。曾经辉煌沱邑,如今却残破不堪,楼顶砖瓦、屋内地板早已出现严重的塌陷、脱落等情况。大院中庭现在被附近居民用于养殖鸡鸭等禽类,环境很糟糕。建筑外侧也未看见文保牌,貌似没有纳入文保单位,应该只是做过文物统计。站在高层楼梯口眺望安全路(新码头)聚落全貌,临江街道均是穿斗砖瓦平房。远处长江以及对(南)岸那座凸状低山在冬日的浓雾中仍可见依稀轮廓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朱沱老街一共有四座码头,依长江自上而下的流向排列,分别是“新、上、中、下”。新码头正是因为朱沱繁忙的津渡功能,使得以前三座老码头已不够使用,才又另外新建而定名,新码头主要是负责对南岸乡村的横江泊渡。这条安全路街巷,连接着新码头与场集主线街区,1965年以“安全生产”之意定称。新码头的横渡目前已转移至老街的“上码头”,新码头功能停止。以前热闹的时候,安全路街巷内,开设了商行、饭馆、旅社等店铺,还有酿酒、酱油类手工业生产作坊(取名‘安全路’应与此相关)。现在这里只有少量老年人留守居住,渐成老街常态化生存方式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探寻了新码头,经安全路到福龙桥。福龙桥建于清代,跨越朱沱场集中的小溪沟,后因修建通往上码头的公路而被填埋,现仅存地名区划建置(福龙桥社区)。福龙桥这里有一座叫做“天福祥木楼”的老建筑。天福祥木楼,也称“小角楼,为小青瓦屋面,庑殿式屋顶,共有3层,两重屋檐,面阔三间13.9米,进深三间10.5米,通高7.8米。外墙为圆形木柱,屋内为石质方柱,二楼、三楼有欧式拱形窗。大门前有踏道20余步连接公路,部分外墙为后期修缮。2016年被公布为第一批重庆市级优秀历史建筑物,并为研究永川地区清代时期木质建筑形制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。此楼紧邻朱沱老街上码头,如乘船登岸进场,一眼便能看见“天福祥木楼”的独矗风采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从朱沱场集的主街道——解放路前往上码头,以前主要是走“横街子”石梯坎。在这条老街巷里有一道建于清代的栅门, 此门下半部垒筑条石, 上半部砌筑青砖, 小青瓦屋面, 悬山式顶。顶下两幅灰塑图案, 一为结有石榴的树枝上站立一对鸟, 一为梅枝上鲜花绽放, 两只鸟上下对立相望。由上码头上岸进入老街内部,具备地标指向性,也为场集承担防戍之责!福龙桥到上码头的公路通车后,横街子便由主道变成了僻巷。五十年代,横街子更名为“新民路”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解放路长约1000余米,贯穿着朱沱老街之核心,石板碥道呈宽阔延伸,舒展古镇肌理框架。解放路两侧多为七、八十年代的建筑房屋,拥有行政、商贸、食宿、医疗、仓储等功能场所,空间格局也相对完善。由于此行的主题是探寻朱沱的区划元素,所以就在老街上拍摄了这两块“永川市”时代的门店招牌,分别是供销社与纺织企业所属的商场,时间大概为九十年代中期,1992年永川撤县设市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解放路中段的“朱沱粮站”(图左墙壁处),原址曾经是“火神庙”。与其他码头集散型场镇一样,朱沱“云集各地商贾,交融多元文化”,也曾拥有“九宫十八庙”的传统信仰规模(万寿宫、南华宫、文昌宫、火神庙、王爷庙、晋江庙、禹王庙等等),但在特殊年代相继遭拆除,有些作为地名或场所留存至今,如南华宫小学。图右是一家售卖长江石的店铺,拥有大江流过,自然少不了河床中的卵石,在部分奇石爱好者眼中,它们不仅是大自然的馈赠物,更是价值的衍生品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解放路中码头的原朱沱镇税务所旧址,连栋二层小楼。从这里通往中码头的路,称为“中心街”。目前中码头与中心街因多有危房,已围栏封闭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解放路老街上的朱沱旅馆,当年为过往商旅提供食宿服务,停歇疲劳之感。那颗五角星映衬着时代烙印,见证繁荣往昔!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位于朱沱老街东侧的“三益号“街巷,这里也是下码头所在地。“三益”是朱沱镇的一家商号名称,属古镇“四大院”。以商号定称街巷,可见朱沱深厚且悠久的商贸积淀,并具有传承性——2015年1月,重庆市商业委员会还授予了朱沱镇"商贸强镇"称号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从朱沱前往合江的客船就在上码头定时发班,两地相隔不远,一座是地处赤水河与长江交汇处的县城,一座是位于两省市(川/渝)四区县(永川/江津/合江/泸县)结合部‬的商贸集镇,人文往来还是非常频繁。随着交通方式的提升,朱沱与合江之间的客船早已停航。下码头的房屋墙壁上依稀标印着曾经的发班时刻,仅供回顾追寻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位于三益号街巷的食盐仓库,属辖供销社。招牌上还是“永川县朱沱区(公所)”的老时代。这次原本想看看还有没有1979年之前的“江津县朱沱XX”场所标识,但却没有找到了。盐仓这块“永川县”招牌也是此行在朱沱所看到的最早县域政区沿革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解放路东段,原住居民大都已经迁离。几年前因涉及朱沱港口扩建,传出了这段老街即将全部拆迁的消息,后经文保部门、志愿者等呼吁(当然也涉及其他缘故),使老街的拆迁暂时停止,仅在一些危房处涂抹了“拆”字。如果朱沱老街能够保留一部分,再结合汉东村唐代万寿(春)县遗址一起打造,其史地文化内涵将很丰富,对游客更会带来主题吸引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解放路在最东端与“上升街”衔连,又称“高石坎”,坡道凸显层次起伏,故名。这里有一家罗氏铁匠铺,曾经清脆的打铁声给老街巷尾平添了一道热闹的人文风景。随着居民陆续搬迁,那位罗姓老铁匠带着传承多年的手艺去了哪里呢?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上升街依坡就势,石板路通纵延伸。朱沱之美在于“原汁原味”,历经千年风雨的市井街巷,依然独自坚守着那份宁静与古老。也许是因为曾经辉煌,它不愿意放弃传承;也许是因为懂得生活,它只愿慢行江畔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1909年春天,美国旅行者罗林.张柏林拍摄的朱沱码头旧影,川东乡土风情浓厚。当时长江边正在进行赶场交易,所以人群众多,显得非常热闹。图片来自网络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
最后来到朱沱镇在2019年才搬迁到此的镇政府门口。这里位于朱沱镇西侧长江路,是一片开发拓展新区域。那块道路指向牌,正好包含了朱沱在地理区位与产业发展上的两大内容——长江+港口。朱沱划入永川后,不仅完善了津、永两地的政区版图,更使永川获得了一个长江口岸,利用江畔浅丘,兴筑码头,打造港桥新城,构建永川南部及川渝交界处的功能副中心。朱沱虽然仍属县域小城镇,而一旦有了产业基础,再增加就业条件,便能够和县级城市一样,吸引周边人口前来落户,不至于造成空心化现状。

永川朱沱老街,探寻政区元素

重庆丰祥渔业

欢迎关注本站"重庆丰祥渔业"微信公众号!将会定期向你推送本号信息!将为你精诚服务!
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地址:重庆市永川区卫星湖街道    电话:15123335478
版权所有:中国西南渔业网旗下---重庆永川丰祥渔业网 www.yc638.com